18605980593

新動態

當前位置:首頁 > 公司新聞 > 解讀測量人的十五個關鍵
解讀測量人的十五個關鍵
[發布時間:[2014-02-19] 點擊:144]

膚色黝黑,黑又亮的黑。次見到幹外業的測量人,少不了會被他們賽過可口可樂的“黑”膚色震住。如果沒嚐試過在太陽下暴曬幾年或十幾年,這種大規模的“黑” 是出不來的。 南方的夏天長過鱔魚,在多達8個月的時間裏, 太陽總是不知疲倦地跟著測量人走。“踩在滾燙的路上,感覺就象一條魚在鍋裏煎”,測量人這樣調侃“恐怖”的經曆。這輩子,能保全“清白”的恐怕隻有腳板底了。


無底洞
要問誰能喝水多,測量隊裏一大窩。在測量隊,人人都有 一天喝五、六瓶礦泉水還不用上廁所的能耐。夏天到外麵作業,頂著火辣的太陽,喝下的水全成了汗揮發了。難怪一天到晚穿山越嶺的測量人絕無後顧之憂——從來不用費心找廁所。


儀器
俗話說得好,每一個成功的測量人背後都有一架儀器。 別小看這些體積不大的儀器,它們身價十幾萬、幾十萬的都有,比你住的房子還貴。測量儀器越來越先進、精確了,但還是要人去操作。對測量人來說,儀器就是他們相依為命的另一半,是手、是眼睛的延伸。有空你去測量人的辦公室轉轉,每間每戶都給儀器們騰出一個專門的房間安放, 你要蹭到了,他準心疼得說你好幾句。


雙重勞動
指的是體力勞動與腦力勞動並使。上世紀80年代,人們十分羨慕“坐辦公室的”,儼然隻要上班環境進入寬敞整潔的辦公室,就與體力勞動一刀兩斷了。可測量人就是這麽一群一邊在寬大的辦公室裏辦公,一邊卻又幹著繁重體力活的人,這與他們的工作性質相關:所有的原始信息都要到實地測量、收集,收集回的信息還要經過電腦修正、轉化,才能成為對城市建設有用的資料。這決定了測量必須由外業和內業(製圖)兩個方麵共同組成,誰缺了誰都不行,是名符其實的體力與腦力並重的行業。

大草帽
一件非常重要的道具。城裏人在張藝謀電影裏才能看到的那種黃色的、手工編織、通常還用紅漆刷了兩筆的大草帽,在測量隊裏多的是,人手一頂, 功能當然是遮陽。奇怪的是, 為了做專題, 秋葵app安卓跟著一隊出去, 可大草帽一戴在秋葵app安卓頭上, 一陣微風就能吹跑,戴在測量人頭上時卻穩如青鬆,帽繩都不用係,秋葵app心想,原來連草帽都偏心啊。大草帽非常實用,晴天遮陽,雨天擋雨,去野外還能趕蚊子,簡直可以配上“測量伴侶”的稱號。


出差
千萬別和“公費旅遊”之類的美事聯係起來。在測量隊, 誰要出差了,就意味著他要脫離城市生活,去荒郊野外餐風露宿了。這些年,城市範圍不斷擴大,原先是農村的地方要納入城市,先把腳踏到那兒的一定是測量人,測繪出地形、地貌,才談得上接下來的規劃與建設。而對一大片陌生地域的測量沒有十天半個月根本做不完,有條件時可以住農民家,沒條件時在野外靠著棵樹也得睡,這就是測量人的“出差”,年複一年,滲透著行走在城市與鄉野間的孤獨與辛酸。


加班
外業隊辛苦一天,帶回的實地數據全匯總到計算機上進行處理,製成圖像信息。等外業收工回來一般都晚上六、七點,別的部門人早走光了,可對負責製圖的三隊而言,這時候就是新一天工作的開始。為了趕進程,三隊的人早就沒什麽“五點半下班”的概念,隻要沒什麽緊要事,就留在辦公室裏製圖,反正活兒總是有得幹,你不抓緊就做不完,天天如是,年年如是,無論哪一天,隻要晚上十點前到辦公樓轉轉,燈總是亮著,比夜空的星星還要清醒。


活地圖
測量人有很多的“能力”,比方說記憶力出其的好,七、八年前在郊外埋下的一個控製點,現在那地方樓房都密密麻麻了,可他稍稍思索一下,就能徑直找了去,比雷達還準。才來過一兩次的鄉間小路,彎彎曲曲,四周的房子農田幾乎一模一樣,他們也能分辨得出, 這條是通往新機場北門的,那條又是通到那個山頭的。 不得不佩服他們,不知道他們是靠什麽辨認這些紛繁複雜的路形地貌,難道這些人腦子裏都有一台GPS定位儀嗎?


風火輪
測量人走路,你得小跑才跟得上,而且還是他扛著30多斤儀器的情況下,輕裝上陣,你更不是對手了。平日裏在外幹活, 太陽那個曬啊,不走快點怎麽行? 任務那個重啊,走快點才能量快點!測量人日行千裏,夜行八百的功夫就是這樣一天天用腳板底磨出來的。這下秋葵app安卓明白了,為什麽院裏從來沒有辦過馬拉鬆競走比賽,要是那樣,所有獎項還不全讓測量人包了。


短命的鞋
損耗厲害時,一個星期就得扔一雙鞋。 有次建測隊隊員出去放線,穿了皮鞋去,剛好碰上刮台風下暴雨,頂著雨還要繼續測,收工後鞋裏鞋外全是水和泥沙, 真是名符其實的“拖泥帶水”。測量人的腳就是大地的尺子,每天行程數公裏,下農田、爬山、走泥地是常有的事,什麽鞋能受得了這樣的“折磨”?


永遠幹淨不了的工作服
說是工作服,其實就是測量人自備的一件比較廉價的長袖襯衫。 去到野外免不了沾泥帶土,好的衣服不敢穿,就拿了件次一點的權當工作服。次是次點,但是沾泥、擋刺、吸汗它都義不容辭,還不會讓你心疼。被太陽曬褪色了、髒了來不及洗都不要緊,有人還發明了反過來穿——反正正著穿也好看不到哪去,反過來也無所謂了。其實這隻是秋葵app安卓的想法,如果衣服自己有嘴巴的話,它一定會尖叫一聲,然後暈過去:穿在測量人身上,就別指望幹幹淨淨了,除了汗就是泥,這真是投胎做一件衣服悲慘的遭遇。


受傷
太陽曬傷,狗咬傷,馬蜂蟄傷,野草割傷,掉到洞裏摔傷......去測量隊問問,誰的身上沒有一丁點傷痕? 這種情形,在大城市裏舒舒服服吹空調上班的人們是很難想象的。去到雜草叢生、人煙稀少的野外測量,受傷不是小心翼翼就能防止得來的。傷痕已經成為測量人密不可分的宿命,他們是容易受傷的男人,卻從未拒絕過受傷。


眯眼
有種說法,說生物學家一定是右眼小, 左眼大,因為他總是眯起右眼看顯微鏡。 其實,測量人也有類似的習慣,因為所有儀器都是要眯起一隻眼去觀測的啊。有的測量小夥子雖然年齡不大,但眼眯久了,眼尾硬生生長出幾條皺紋來,讓他的年齡一下變得撲朔迷離。


鐵人
攝氏37度,太陽暴曬,扛著二、三十斤的儀器走上幾公裏,如果這些都累不垮你的話,再打場籃球賽如何?測量人的體力充沛程度讓人目瞪口呆,一天的外業下來,人還精神抖擻,甚至嚷嚷著要打籃球、踢足球。人適應環境的潛力真是不可估量,當初剛畢業的小夥子,走一段路還要歇一會,現在一個個成了結結實實,跑不死,累不垮的鐵人。


透支
測量,其實是個透支的行業,透支著體力,也透支著青春。一畢業來到測量隊,就與日以繼夜的辛勞結下了不解之 緣,心甘情願讓汗水成倍地揮灑,讓白發早早滋生。隊裏年輕的組,平均年齡才24歲多點,在他們火熱的青春裏,每道年輪都刻下了對這個城市無盡的愛,一路走來淌下的汗水,每一滴都象鑽石一樣發光。

關閉窗口】【返回頁首
福建省秋葵app安卓下载地址建築有限公司版權所有


電話:18605980593
網站備案號:閩ICP備19010477號-1